<em id="hanht"></em>

    <dd id="hanht"></dd>

    <em id="hanht"><acronym id="hanht"></acronym></em>
    
    <button id="hanht"></button>
    <rp id="hanht"><object id="hanht"><blockquote id="hanht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<em id="hanht"></em>

    首頁 > 新聞 > 評論 > 正文

    凈虧29億,黃光裕只剩首富傳奇?王者已無霸氣?

    2022-09-03 22:58:09
    字體:
    來源:每日資本論
    供稿:網友
    2000年,國美零售在中國市場一鳴驚人,當年其股價達到了創紀錄的1015港元。于是,在過去的10年里國美連續巨虧時,外界紛紛猜想,昔日的中國首富牢獄歸來才是國美新時代的開始?,F在,黃光裕掌舵18個月,國美繼續下沉。再過18個月呢?

    2000年,國美零售在中國市場一鳴驚人,當年其股價達到了創紀錄的1015港元。于是,在過去的10年里國美連續巨虧時,外界紛紛猜想,昔日的中國首富牢獄歸來才是國美新時代的開始。但歷史并未簡單重復,黃光裕“失靈”,國美繼續下沉。

    9月2日,國美零售突然“雄起”。其股價小幅高開后便快速拉升,盤中一度漲幅超過10%。截至當日收盤,其股價為0.255港元,上漲6.25%,總市值91.08億港元。

    如此表現確實令人眼前一亮。不過,近段時間國美零售的股價總體表現低迷,這與其業績息息相關。8月31日,國美零售在港交所公告,今年上半年,公司實現銷售收入約為121.09億元,同比下降53.5%;歸母凈利潤約為虧損29.66億元,去年同期虧損為19.74億元,虧損大幅增加。

    “每日資本論”注意到,國美零售從2017年到今年上半年連續虧損額高達222.89億元。其中,2021年到今年上半年的虧損額達73.68億元。這也是黃光裕出獄重新執掌國美零售以來的成績單。

    不僅如此。今年上半年國美零售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為157.13億元,但短期債項就高達279.87億元,其他短期負債76.44億元,這兩項合計356.31億元。顯然,國美零售的資金鏈相當緊繃。

    稍早一些的8月19日,在停牌30天后,國美零售拋出大動作——從黃光裕手中買下兩塊物業,一個是建筑面積達52.46萬平方米的國美商都,一個是建筑面積為13.05萬平方米的湘江玖號。

    同步,國美零售宣布將以垂類模式,專注聚焦家用電器及消費電子產品零售作為公司主營業務,其他非關聯或虧損業務將予以剝離,并逐步減少對真快樂等費用較大業務的投入。

    值得一提的是,黃光裕“面對現實,直面生存”地回應了,去年2月他提出的“力爭用未來18個月的時間,使企業恢復原有的市場地位”的目標。他說要實現“1+1+1”的三年戰略發展目標:在2023年實現較高盈利并達到以往較高水平,2024年達到歷史最好水平,2025年明顯超越歷史最好水平。

    但敏感的資本市場對此卻用腳做了投票。在宣布擬收購大股東資產后,國美零售次日小幅高開,但隨后股價掉頭向下,當日報收0.232港元,下跌20%。雖然,9月2日股價大漲,但周線圖顯示,國美零售的股價呈現單邊下跌態勢,尚未看到止跌企穩跡象。

    簡單說,無論從資本市場反應還是2022年的半年成績單,重新掌舵國美的黃光裕并未創造神奇。這是時間不夠,還是這位“國美教父”只剩首富傳奇了呢?

    王者已無霸氣?

    2020年6月24日,黃光裕獲得假釋。一年后的2月16日,他正式出獄,而國美零售股價一度達到2.55港元/股的階段性高點。

    黃光裕的前40年應該說風光無限——他是2001年至2011年,十年間唯一一位三次登頂中國首富,且是唯一一位出自商貿服務業的富豪。這位潮汕籍企業家,18歲創業,從電器零售到地產,再到資本大鱷,黃光裕成為了許多年輕人心中的天才企業家,41歲入獄,也讓他更是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。

    就是他入獄以后,國美遇到再大的困難,擁護他的人始終堅信只要黃光裕歸來,那就是一個新的開始。更為神奇的是,每年都有黃光裕出獄的小道消息,而國美的股價也因此得到一些提振。

    終于,黃光裕歸來了。然而,他剛剛假釋,國美零售就出事了。

    2020年6月28日,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局公布2019年上海市空氣凈化器產品質量監督抽查結果顯示,抽查18批次產品中有2批次不合格,涉及OZNER浩澤和IRIS品牌,其穩定性和機械危險等不合格項目會給消費者帶來意外傷害,購買地點或渠道來自國美在線電子商務有限公司。

   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(上海)數據顯示,國美在線因銷售不合格產品、入駐商戶違反廣告法、質量類等問題,多次被市場監管部門處罰。比如,國美在線因銷售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和人身、財產安全的國家標準、行業標準、地方標準(僅限條例)產品,于2019年8月14日被上海市嘉定區市場監管局罰款0.6092萬元,沒收非法財物。

    這還不算完。2021年4月,也就是黃光裕正式出獄剛剛兩個月,美的集團中國區域的公函稱,由于濟南國美分部員工對美的員工“物理毆打”一事,美的系全品類即日起全面撤出國美濟南分部。4月21日,國美電器發表聲明稱“公司對此次沖突事件高度重視并正妥善處理”。

    更讓人沒有想到的是,僅僅過了5天,曾經的知名白電制造商,后連連虧損被中國企業并購的惠而浦,宣布要終止與國美電器的合作。

    盡管對于此事有幾個版本,但不能否認,曾經家電零售的王者現在已經沒有那個王者霸氣了。

    “三把火”有效果嗎?

    也就在美的、惠而浦與國美零售搞得不愉快的前兩個月,黃光裕在國美內部講話說提出,“力爭用未來18個月的時間,使國美恢復原有的市場地位”。他開始要給國美零售來上“三把火”了。

    2021年1月21日,國美商城正式更名“真快樂”。有意思的是,這個“真快樂”一度被嘲很土,還在電商界引發一段時間的熱議。

    黃光裕在“真快樂”上野心勃勃——國美只是國美電器未來是真快樂APP上的一個商家,真快樂作為平臺存在,所以不能用國美的老名字。

    但“真快樂”這三個字據稱蘊含著商品真、送貨快、消費者買得開心三種含義,被認為反映了國美的定位調整,是黃光裕在電商巨頭環伺之下找到的差異化路徑。

    真快樂特色為“一搶、二拼、三ZAO”,“搶”即秒殺、限時限量搶購;“拼”即邀好友組團享優惠;“ZAO”即直播、賽事等娛樂化互動。貌似新穎,然百億補貼、限時秒殺、拼團搶購都是拼多多的老玩法;而放眼行業,直播帶貨更早已從電商平臺延伸到長視頻、短視頻領域,真快樂的直播入口依然拘泥APP。

    是不是有點暈?

    簡單說,真快樂是集小紅書(社交)、抖音(短視頻)、淘寶(平臺)、京東(自營)等多個平臺特點于一身的平臺,是“社交+商務+分享”的國美生態圈。

    但“大雜燴”的“真快樂”并未給黃光裕帶來多少快樂。2021年,“真快樂”年訪問量4.4億,年活躍買家1683萬。這與京東5.7億年活躍買家、拼多多8.69億年活躍買家根本就不是一個量級。

    與此同時,2021年4月,國美還上線過“打扮家”APP,將借助VR、AR等技術試圖掘金萬億家裝市場。三年內,“打扮家”要做到5000億GMV,最終目標是占據30%的家裝市場。但這款被寄予“再造國美”厚望的APP,似乎也沒達到預期,反而被曝出大規模裁員、拖欠薪資,還造出了新名詞“爛尾裝修”。

    第三把“火”在市場上更是沒有什么多大反應。自2021年8月12日發布“折上折”APP用戶試運行版本之后,承襲了國美價格戰基因的“折上折僅僅在當年“雙十一”開啟過一次大型優惠活動,但關注度較低。

    如此遭遇之下,國美零售的處境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  以黃光裕出獄國美零售股價的最高點來計算,截至2022年4月26日,其一年多暴跌87%。對持股58.68%的黃光裕來說,也同樣失去437億港元身家。

    更為不好的消息是,7月30日,財新網消息,國美多部門陷入裁員困境,裁員涉及到3C、家電等多個部門,且“變相降薪”亦在員工中引發不小爭議。

    必須要提的是,進入2022年,黃光裕開始了套現。1月24日,黃光裕和杜鵑二人分別減持國美零售3000萬股股票,合計套現4000萬港元。4月1日,黃光裕以0.55港元/股的平均價,再度減持4億股國美零售股票,套現2.2億港元。

    讓部分投資者不能疑惑的是,作為國美零售實控人的黃光裕和杜鵑,在實施減持之前,國美并未做出過任何信息披露和提示。

    再回到黃光裕帶領國美零售未來的路徑——公司將以垂類模式,專注聚焦家用電器及消費電子產品零售作為公司主營業務。

    公允地說,雖然,家電零售是黃光裕熟悉的并成名的老領域,但這條賽道的游戲規則已經改變,國美要沖出來真的很難。比如,前段時間,格力與其成功的根基型河北總經銷分手,董明珠押寶直播就是很好的案例。而且線上的價格優勢基本讓門店很難與之競爭,同步線上又會遭遇阿里、京東、拼多多等這樣的強勁對手。

    最重要的,黃光裕和國美零售都不具備互聯網基因,如同他的老對手蘇寧一樣,玩線上,并不是誰想玩或者誰有銀子就能玩得轉。

    一個網友表示,“國美的成功是城市化之下的房地產附帶的成功,當房子不好賣的時候,家電自然不好賣,當網絡更好賣的時候,誰還愿意去實體店接受套路?說到底,黃只是時代成就的,而不是因為他獨特的商業能力。國美曾經錯過了電商,可如今又錯過了直播營銷,這就已經說明國美不是營銷模式的引領者,說明沒有足夠的營銷創新意識。”

    這樣說或許不是那么準確,但也在一定程度上說出國美乃至家電零售行業存在的共性問題。對于黃光裕來說,18個月給他的時間或許真的太短,但再過18個月呢?
   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    用戶名: 密碼:
    驗證碼: 匿名發表
    一级特黄大片欧美久久久久_一本一道久久综合狠狠老_JLZZ日本人年轻护士_欧美男男作爱VIDEOS可播放
      <em id="hanht"></em>

      <dd id="hanht"></dd>

      <em id="hanht"><acronym id="hanht"></acronym></em>
      
      <button id="hanht"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hanht"><object id="hanht"><blockquote id="hanht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<em id="hanht"></em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