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em id="hanht"></em>

    <dd id="hanht"></dd>

    <em id="hanht"><acronym id="hanht"></acronym></em>
    
    <button id="hanht"></button>
    <rp id="hanht"><object id="hanht"><blockquote id="hanht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<em id="hanht"></em>

    首頁 > 新聞 > 經濟 > 正文

    “全球茶飲第一股”上市首日破發,奈雪的茶開局即下坡

    2021-06-30 13:06:37
    字體:
    來源:轉載
    供稿:網友

    奈雪的茶今日敲鐘。上市首日開盤破發,截至11:30,報價17.56港元,跌幅超11%,總市值301億港元。

    搶占全球茶飲第一股,是否為了攬錢?

    對此創始人彭心表示,“我們并不是因為缺錢而上市,上市是為了更長久經營、更開放透明,變成一個對自身要求更高的公司。希望奈雪能成為一個全球性的品牌。”

    中國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則告訴《21CBR》記者,奈雪虧損上市是為了“搏一把”。“奈雪再不上市,會留不住投資方。上市之后奈雪利用資金擴張門店,打出規模效應,才能進一步打造護城河。”

    靠擴張續命

    2021年2月11日,在除夕夜熱騰騰的飯菜被端上桌時,奈雪的茶將招股書遞到了港交所。

    當時,奈雪的大多數員工并不知情。有員工當天突然接到任務,趕緊放下手里正在包的餃子,拿起電腦開始擬口徑和回應,鍵盤上都是面粉。

    奈雪突擊IPO,搶先喜茶,打響了新茶飲上市之戰第一槍。然而上市夢背后,隱憂難排。

    從市場份額來看,根據灼識咨詢資料,按2020年零售消費總值計,喜茶在中國高端現制茶飲市場排名第一,占據27.7%的市場份額,奈雪排名第二,市場份額為18.9%。

    從經營數據來看,奈雪“流血”上市。招股書顯示,2018—2020年,奈雪營業收入分別為10.87億元、25.02億元和30.57億元,年復合增速達67.7%。但奈雪苦苦掙扎于虧損邊緣,其2018、2019年凈虧損分別為0.57億元、0.12億元,2020年第四季度剛剛實現扭虧為盈。

    客單價高達43元,全球開店529家(截至2021年4月30日),奈雪為什么賺不到錢?因為成本太高。

    2018-2020年,奈雪原材料成本逐年增加,2020年高達11.6億元,占總收益的37.9%。員工成本緊隨其后,為30.1%。

    2018-2020年,奈雪的單店日均營收和訂單量持續走低,利潤率也在下降,從2018年的24.9%下降到2020年的13.5%。

    奈雪對此解釋稱“門店數量增加,門店密度在核心城市逐漸增加,平均訂單數被拉低。”

    存量門店收入下降,成本端持續膨脹。為增加營收,奈雪“拆東墻補西墻”——新拓門店。2019年和2020年,奈雪分別增設173和172家門店。


    招股書顯示,奈雪計劃將募資所得款項的約70%用于擴張茶飲店并提高市場滲透率。

    擴張并非萬全之策。“擴大茶飲店網絡、建立知名品牌并積累龐大且不斷增長的客戶群,既費錢又費時。”奈雪稱。但在規模效應顯現之前,奈雪別無選擇。

    把控成本被指消費降級

    在彭心看來,奈雪不是餐飲品牌,而是生活方式品牌。區別在于,前者滿足消費者溫飽需求,可替代性較大,后者培養消費者的品牌忠誠度。

    “當你餓了又沒有太多時間做選擇的時候,你可能看見旁邊的一家面館就會沖進去吃一碗面。但是放到茶飲消費這來說,你會發現很多客人寧可在喜愛的茶飲店門口排隊,也不愿去隔壁人少還做活動的店。”彭心說,奈雪從創辦之初的定位就是一個有體驗、有時尚元素的消費品牌。

    體驗和時尚需要足夠的空間承載。奈雪堅持開“大店”,標準店面積180-350平米,裝修精致,打造餐飲休閑社交“第三空間”,講“中國星巴克”故事。

    體驗和時尚背后,是高額成本及運營開支。

    一家奈雪標準店的平均投入成本為185萬元。2018-2020年,奈雪的租金開支分別占總收益的17.8%、15.6%及14.8%。受疫情影響,店面投資回收期從10.6個月延長至15.5個月。

    盈利壓力下,2020年11月,奈雪進駐商務辦公區與高密度社區,推出PRO店,面積精簡至80-200平米。PRO店主打“休閑+商務”場景,售賣咖啡、茶飲、輕烘焙與零食,主打精品咖啡和便攜包裝烘焙產品線。

    PRO店的平均開店成本縮減60萬元至125萬元,主要由于其移除了烘焙廚房,改由“中央廚房”集中配送,降低了房租及人工成本。

    PRO店將成為奈雪未來的門店主力軍之一。招股書數據顯示,奈雪計劃于2021-2022年主要在一線、新一線城市分別開設300-350間奈雪茶飲店,其中PRO店規劃占比70%。未來兩年奈雪新開門店投資總額將達到9.1億元。

    朱丹蓬告訴《21CBR》記者:“大店戰略的投入與產出不成正比,導致公司年年虧損。奈雪中小型門店的推出有助于控制未來成本,滿足資本端需求。”

    有消費者稱,PRO店店面變小、售賣速食品,體驗不再高端,讓人感到消費被降級。

    資本狂熱 同質化嚴重

    “2020年,資本對新茶飲完全不冷靜。”彭心說,“疫情之后,資本對這個賽道關注更密切了。”

    根據第二屆“飲”領者峰會發布的《2020新式茶飲白皮書》,2020年新茶飲賽道資本投入超40億元。

    2017年,奈雪先后完成A輪、A+輪融資,投資方都是天圖資本。天圖資本董事長王永華稱,投資奈雪的想法比較簡單,他看好中國現制茶的未來。

    據招股書顯示,中國高端現制茶飲店現制茶飲產品產生的零售消費價值總額由2015年的約人民幣8億元增至2020年的約人民幣129億元,復合年增長率為75.8%。


    但產品同質化嚴重導致奈雪沒有顯著的競爭壁壘。

    從口感來看,奈雪、喜茶、樂樂茶、一點點、Coco等常見品牌,都有水果茶、芝士奶蓋茶、牛乳茶等招牌,口味差異不明顯。奈雪想打出原材料和供應鏈的優勢,其成本控制將受到更嚴格的考驗。

    彭心認為,同質化是很難避免的。“我們必須要讓好的產品成為一個系列,成為奈雪的標簽。當我們更快地把這個產品系列推出來后,銷量變得非常大時,我們就有能力去買更好的原料,接著把更好的原料做成產品,形成正向循環。”

    資深管理咨詢顧問文志宏表示:“奈雪在盈利狀況不理想情況下,保持高速擴張會面臨更大挑戰。企業從一級市場進入二級市場,從私募市場轉向公開市場,投資者會更加看重企業未來。對于奈雪來說,這是一個考驗,同時也是一場檢驗。”

    上市首日,奈雪的茶開盤即跌。距離彭心理想中“走向全球化的品牌”,奈雪仍有很遠的距離。
    發表評論 共有條評論
    用戶名: 密碼:
    驗證碼: 匿名發表
    一级特黄大片欧美久久久久_一本一道久久综合狠狠老_JLZZ日本人年轻护士_欧美男男作爱VIDEOS可播放
      <em id="hanht"></em>

      <dd id="hanht"></dd>

      <em id="hanht"><acronym id="hanht"></acronym></em>
      
      <button id="hanht"></button>
      <rp id="hanht"><object id="hanht"><blockquote id="hanht"></blockquote></object></rp><em id="hanht"></em>